?

国内46城将投200亿推进垃圾分类,AI公司们的机会在哪儿?

昨天如果上海成果有限,单子有多大,什么时候来,都会成为未知数。

国内46城将投200亿推进垃圾分类,AI公司们的机会在哪儿?

垃圾分类入法,对于现有产业链上的大多环节会带来利好,也给创业公司带来了机遇,比如前端的回收和后端的智能分拣机器人市场。鉴于垃圾产业仍然属于G端业务,政策的力度与稳定与否也将直接影响这些机遇和赛道的生与灭。

你可能只注意到了自己在 ofo 退还押金队伍中的排名,却忽略了堆积如山的废弃黄色小车的最终去处。

城市的新陈代谢,总是在我们看不见的时间和地点进行。很少有人停下来仔细观察,自己拆解的快递、扔弃的外卖如何被清理和移除。它们似乎总有办法悄然从生活边缘滑过,带走我们不想看见的。

不过,一切都在 7 月 1 日有了戏剧性的改变。

这一天,史上最严苛的《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正式施行,这座城市的新陈代谢也以前所未见的刷屏姿态出现在所有人的面前,激起各方热烈讨论:

名模问用不完的乳液化妆品怎么破?猫奴苦于猫砂和猫便便怎么分?刁钻的人发帖求教痰和套套怎么扔?当然,还有来自灵魂深处的拷问——侬zi撒喇希?(你是什么垃圾?)

网民也惊恐地发现,原来不仅是优衣库的联名款 T 恤会被疯抢,可干湿分离垃圾桶也可以瞬间卖断货。

整座城市成了一座现代剧场。

国内46城将投200亿推进垃圾分类,AI公司们的机会在哪儿?

1、积蓄已久的两难

强制背后,潜伏着积蓄已久的矛盾。

城市化进程,不仅推高了上海的房价,也抬高了垃圾处理成本。要知道,中国的垃圾处理结构以填埋为主(近 70%)、焚烧为辅,这也是上海的基本现状。数据显示,上海 2015 年的生活垃圾焚烧处理占比 36%,填埋处理占比 50%,到了 2018 年,这两个数字各为 40%。

对于越来越寸土寸金的上海来说,传统填满处理方式最大问题之一就是太占地方:

有限的面积既要解决居住问题,还要解决商业问题和守住法定耕地面积,哪有闲置的土地处理垃圾?能力接近饱和,极端事件也接踵而至。很多人都还记得 2016 年的「太湖垃圾偷倒事件」,当上海周边处理垃圾成本相对低廉,将上海的垃圾运往苏南地区逐渐成为一条灰色产业链。

我们不妨比照一下与上海类似的日本东京:两座城市都属于人口密度高、人多地少、寸土寸金型,而且生活垃圾中的厨余垃圾比例高(相对欧美而言)。但是东京 2015 年生活垃圾焚烧处理的比例高达 75%,填埋处理占比 3%,这个数据已经相对稳定。

无论是从技术成熟度还是从处理效果来说,焚烧都是目前相对较好的后端处理方式,特别是对于人多地少的地方而言。

一方面,尽可能减小了垃圾的体积,减轻了填埋的负担。通常,经过焚烧后,垃圾只剩下当初 15-20% 的质量和 4-5% 的体积。另一方面,焚烧产生的热能可以循环再利用。

然而,一个不争的事实的是,在中国,居民与建造垃圾焚烧厂之间始终存在矛盾(「邻避冲突」)。就在笔者撰写此文的过程中,武汉阳逻地区的居民就因政府要在其居住小区附近兴建垃圾焚烧厂而表示强烈抗议。这一矛盾也在过去多年、多次让北京、广州和上海这样的一线城市如鲠在喉。

就台湾经验来看,当垃圾填埋场不堪重负,当已经建成和准备兴建的垃圾焚烧厂又受到居民与环保团体的持续抗议,当垃圾埋不了、扔不掉也烧不掉的时候,关注的重点反而从末端治理转向了前端减量。

这也正是一些对焚烧厂的设立持保留意见的环保人士的看法:

始于上世纪 80 年代,注重末端的落后处理方式必须调整思路,需要通过分类、回收重利用等前端处理实现垃圾减量化。

「上海的打法是前后两端一起发展,只要分类做得好加上高层重视,后端产能投资建设很快就会上来。」在一家湿垃圾处理上市公司工作的李彬(化名)接受《南方周末》采访时谈到。

现阶段,上海给自己设定的目标是,在 2020 年实现 80% 生活垃圾以焚烧方式处理,直接填埋降低到零。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