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一批人在用“紧箍咒”提升孩子的注意力

远远(化名)今年八岁,在北京市海淀区某重点小学上二年级。在升学竞争如此激烈的北京,远远的父母自然是不愿意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所以远远刚上小学不久,就得上各种各样的课外班,课余时间也被塞得满满当当。

前不久,远远的日程表上又多了一项任务,去一家注意力训练中心,参与所谓的 " 脑波反馈训练 ":头上绷上软头带,软头带上连着几根导线,然后坐在电脑屏幕前玩小游戏

有一批人在用“紧箍咒”提升孩子的注意力

根据该中心官网的介绍,脑波反馈训练 " 是通过脑电反馈仪捕捉大脑皮层各区的脑波活动节律,基于视听觉方式反馈给儿童 ",它是 " 现代意义上注意力训练的核心科技 "。这家中心自成立至今,已经在全国各地多达三十个校区,服务上万名学员。

如果你在百度上搜索 " 注意力训练 "、" 提升注意力 "、" 儿童注意力 " 这样的关键词,瞬间就会得到上百条相关信息。可是,如果稍微仔细留心观察一下,就会发现在这些机构天花乱坠的晦涩名词、酷炫大脑图片之外,他们并没有给出任何一篇参考文献,对于脑波反馈技术本身的描述更是支吾其词、模糊不清。

有一批人在用“紧箍咒”提升孩子的注意力

天猫截图

所谓的测量脑电波,究竟在测量哪个部位?所谓的 " 精密设备分析优势波段 ",又究竟用的是什么算法?除了网站上的学员情况统计以外,是否有真正严谨的临床证据表明这种训练有效?

对于这些重要问题,这些网站一概没有回答。

只是安慰剂效应?

" 脑波反馈训练 " 又称脑电波神经反馈(EEG neurofeedback ) ,是通过使用电生理指标来反映大脑活动,并对大脑活动进行可视化、反馈给被试者的一种临床干预手段。这项技术听起来科学,但其实它自上世纪中后期诞生以来,在学术界和临床医学中就一直争议不断。

2017 年,麦吉尔大学的心理学家罗伯特 · T · 蒂博(Robert T. Thibault)和埃米尔 · 拉兹(Amir Raz),合作撰写了一篇对于神经反馈的综述文章。文章中概括分析了近几十年来的脑电波神经反馈的论文,最后得出结论:这种干预方式的所谓疗效,在很大程度上都能用安慰剂效应来解释。

有一批人在用“紧箍咒”提升孩子的注意力

图 | Neurodevelopment Center

儿童注意缺陷多动障碍(ADHD) 是脑电波神经反馈干预治疗的一大热门。有不少研究证据表明,注意缺陷多动障碍者的静息脑电波与健康对照组有明显的区别。而脑电波神经反馈的支持者就认为,通过监控脑电波、训练患者控制与 ADHD 相关的不同脑电波的微伏数值,就可以达到干预效果。那么,这种效果真的来自于有意识地调节自己的脑电波吗?

为了探究这种现象背后的原因,俄亥俄州立大学精神病学与行为健康中心的尤金 · 阿诺德( Eugene Arnold)教授开展了一项临床试验,并专门调查了一款 "NASA 技术支持 " 的商用脑电波治疗仪。他采取了双盲随机分组的方法,将小患者们随机分配到安慰剂组和治疗组里,研究人员和参加实验的家庭都不知道自己的所属组别。被分配到安慰剂组的小患者们和治疗组一样,以每周两次或者每周三次的频率,进行一次脑电波神经反馈训练。唯一的区别就在于,安慰剂组里的小患者们受到的反馈,根本不是脑电波实时反馈,而是和他们自己的表现完全无关的随机波形。

有一批人在用“紧箍咒”提升孩子的注意力

所谓 "NASA 技术支持 " 的商用脑电波治疗仪 SmartBrain 的官网

经过四十次的治疗后,研究人员发现,两个组的孩子们的表现竟然都获得了显著的提升——治疗的主要效果是依靠父母和老师对孩子的评估。而且更有趣的是,安慰剂组的孩子竟然被毫不知情的家长和老师们评估为进步更大。也就说,对于一些孩子来说,安慰剂效应起到的作用竟然比 "NASA 核心科技治疗 " 起到的作用更大。

当然,如果这只是大量双盲对照试验中唯一得出如此结论的研究,一定是值得怀疑的。但是,英国的一支科研团队在 2016 年完成了一项元分析,其中整合了十三项双盲对照临床研究、囊括了 520 名 ADHD 小患者。他们也得出了相似的结论:目前为止,并没有足够的临床证据表明,脑电波反馈训练技术能够起到治疗注意缺陷多动障碍的作用。

更值得一提的是,权威医学期刊《柳叶刀》也在随后刊发了一项临床研究。实验人员共招募了 118 名被诊断为 ADHD 的成人患者,将他们随机分配到脑电波反馈治疗组、集体心理治疗以及 " 假 " 脑电波反馈治疗组。研究人员发现,治疗结束之后,三个组的患者都报告称自己的症状得到了缓解。也就是说,没有证据表明脑电波反馈治疗组的疗效,要优于传统的集体心理治疗和安慰剂组。

为什么你不该买安慰剂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