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科技独角兽重增长轻盈利,谁是真正的输家?

风投笑了,劳动者哭了。

编者按:科技独角兽层不不穷的当下,风投似乎因为自己的投资获得了巨大的回报,创始人也因为实现了一部分人生价值而感到自豪,消费者更能以低廉的价格享受到更好的服务。但这样的梦幻场景,都是建立在损害处于中间位置的提供服务的零工工人的利益基础上的。

科技独角兽重增长轻盈利,谁是真正的输家?

2016年9月27日,Uber和Lyft的司机Harouna Kaba在集会上抗议,呼吁纽约市出租车和豪华轿车委员会迫使Uber和Lyft举行工会选举

图片来源::Drew Angerer/Getty Images

这样如何:咱们俩之间来比一比,看看谁的销售业绩最好,谁赢了,当天的现金收入就归谁。你觉得这样如何?

好,你同意加入进来了。首先,我们每个人都需要挑选一件商品来销售。它可以是你想要售卖的任何东西。然后我们要走到街上,尽我们所能地把它们卖出去。

我保证我会赢。为什么?因为我把10美元的东西以5美元的价格卖了。虽然一开始大家都将信将疑,但在最初的怀疑之后,消息传开了,人们成群结队地向我涌来。眨眼之间,我的东西就全部卖光了。

让我们看看我是怎么做的:我买了多少件东西?10000件。收入呢?50000美元。那么利润呢?哦,我损失了5万美元——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我的收入和销售增长的非常好,我的客户们都很高兴,未来他们还会来我这里。

事情似乎有点不太对劲,是吧?没错,尽管这种情况很荒谬,但对科技界的那些独角兽公司来说,事实差不多就是这样。

谁在乎利润呢?

在科技创业公司的世界里,增长就是一切。该行业对德勤英国技术50强(Deloitte U.K. Technology Fast 50)和福布斯技术25强(Forbes Fast Tech 25)等增长最快的公司名单的痴迷,把成功等同于一条呈“J”形的增长曲线,同样飙升的还有这些公司的营收——不管它们是如何实现这一目标的。

正如我之前写过的,达到这些期望的压力可能会导致不良行为,比如全行业上下都存在一种“不成功便成仁”的心态。一些公司以良好的商业行为或员工的身心健康为代价来追求增长,这可能对社会和我们的地球产生负面影响。

但是,即使一个高速增长的独角兽在为员工做好每件事的同时取得了成功,我在开始时举的例子也依旧是个绕不开的问题。我把10美元的东西以5美元的价格卖出去,赢得了比赛,结果亏了5万美元。如果你问很多人——尤其是那些不习惯分析“软件即服务”(SaaS)公司的人——一个企业的净损失显著增加是否是一件好事,我敢肯定他们会说这不是一件好事。

那么,我们再来看看最近几家科技独角兽公司IPO的一些文件吧:

Pinterest,3月22日提交申请,其2018财年实现收入7.559亿美元,但净亏损6300万美元。

PagerDuty,3月15日提交申请,其2018财年实现收入7960万美元,但净亏损3810万美元。

Lyft,3月1日提交申请,2018财年实现收入22亿美元,但净亏损9.113亿美元。

事实上,对于一家上市公司来说,Lyft似乎出现了有史以来最大的净亏损。那么问题就来了:成功对于创业公司意味着什么?毕竟,那些在纳斯达克(NASDAQ)敲钟的公司无一不是全球新闻头条的宠儿。但为什么这些被行业和媒体认为成功的公司,却很少赚回来真金白银呢?

据彭博社(Bloomberg)报道,2018年Uber亏损18亿美元,营收114亿美元;2018年上半年,中国打车公司滴滴出行亏损40亿元人民币(合5.85亿美元)。WeWork在2018年损失了19.3亿美元,而营收仅为18.2亿美元。

上述几家公司尚未上市,但当独角兽公司在股市上市时,是否有必要盈利还不清楚。正如彭博的Matt Levine所写的那样,有人可能会辩称,科技公司IPO的设计初衷是为了保护独角兽公司不需要进入盈利状态。向公众发行无投票权股票的公司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比如Snap在2017年的上市,Lyft最近也在效仿。

这意味着创业公司的创始人仍然可以保留对公司的控制权,并发表声明称,公司更关心的是某个宏大的使命而不是盈利这种庸俗的事情。但是,什么样的重大使命需要无限期地亏损巨额资金呢?

逐底竞赛

我曾经读过一篇关于旧金山的半开玩笑的描述,说它是“一个为30多岁的技术人员提供生活援助的社区”。这一冷嘲热讽也取笑了硅谷的创业公司,这些公司创造的服务和产品,似乎是专门为金融城典型的科技工作者设计的。没有地方停车吗?Uber和Lyft可以帮你出行。忙着工作,没时间做饭和购物?Postmates可以为你提供午餐和晚餐。住在小到没有洗衣房的公寓里?Rinse可以帮你洗衣服。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