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曾对电商“咬牙切齿”的批发市场,加入了阿里巴巴的一场新实验

田园是阿里巴巴中国内贸事业部(CBU)智慧市场总经理,去年12月他收到了一封手写的感谢信。信是一位六十多岁、经营服装生意已有20多个年头的温州档口商家写的,对方在信中感谢田园所在的阿里巴巴CBU智慧市场团队在他所在的批发市场进行的新尝试。

“我们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快速成长获益,太感谢你们了。”商家写道。

这个新尝试是从去年十月份开始的。从温州火车站出发,走路五分钟,就到达了温州大象城批发市场。这里的顶楼有摄影基地开放给商家,各种布景和造型方便街拍。商场里实现了货物统一揽收,商家在档口通过接入阿里的ERP开单,无论是线上还是线下产生的订单,都能流到市场物流人员的手持PDA上。商家只需要在档口把货备好,每天下午四点钟打包工就挨个上门打包发货了。

曾对电商“咬牙切齿”的批发市场,加入了阿里巴巴的一场新实验


温州大象城

在温州大象城的七楼,有2000平米的场地是市场提供给阿里巴巴旗下的内贸平台1688.cm的电子商务服务中心。

服务中心定期会开展针对企业一把手的意识提升课程,针对运营人员的各类定制化课程,针对没有电商人才的企业,还会提供人才定向招募和培育服务,商家甚至可以把电商人才派驻到服务中心联合办公,未来它还可能会是整个阿里巴巴集团多个部门共用的服务中心。

“培训方式是灵活多样的,我们甚至在市场中庭做公开课,商家都不用出档口就能听课。我们还在考虑每天早上商家开门理货时用市场喇叭开始广播1688平台新闻和电商技巧。” 田园说。

有的培训片段被剪成了小短片在商家钉钉群里传播,方便他们快速学习电商操作小技巧。正是这样的服务让六十多岁的档口老板也开始线上获客。“印象最深的是做达人直播,居然2个小时有几千人同时观看互动、进店购买。这些实体店是根本没有办法做到的。”上述商家在信中写道。

一、温州商家手写的感谢信

曾对电商“咬牙切齿”的批发市场,加入了阿里巴巴的一场新实验


“这是我们第一次走到线下——除了线上的渠道,还要去做线下服务提供者。”田园说。

更重要的,是线上平台角色的变化——把交易和营销分开,也即1688不再等同于线上批发市场,它的目的是把1688和阿里系的电商流量带到线下市场中去。去年1688提出从交易平台往营销平台转型,智慧市场是这个理念的首个践行者。

二、线下传统市场的恐惧与迷茫

“前几年我们传统服装市场对互联网、对电商是咬牙切齿的,也是很害怕的。”在2016年阿里巴巴全球B2B生态峰会上,吴文宏当众吐露了一名老服装批发人的心路变化。作为杭派女装商会的会长、中纺中心服装城董事长,吴文宏二十多年前就在专业服装批发市场摸爬滚打,目睹其从萌芽到繁盛的发展历程。

服装批发市场兴起于上世纪九十年代。由于信息不对称和方便区域内流通集散,一批紧靠城市交通枢纽的产地或销地市场开始冒头。此后的十几年是传统服装市场高速发展的黄金阶段,当时广州的白马、杭州的四季青几乎垄断了区域内服装供应链的中间环节,也带来了惊人的财富。

但分化已经开始。这些繁忙的产业王国多占据城市的核心商圈资源,经年累月后逐渐成了城市病的代名词——交通堵塞、消防隐患,搬迁传闻不断。一些批发市场的生意已不如从前,北京的大红门和动物园批发市场便已遭搬迁命运。

而电商的兴起,加剧了市场和商家的恐慌。“我们的商户真正感到危机感大概是在2010年、2011年的时候,网购不断深入到千家万户,传统市场感受到了压力。” 四季青服装集团掌舵者祝浩泉说。

压力之下,部分批发市场商家开始触网,但多是以零售、散批为主,并未成为主流。

与此同时,随着淘宝流量的起来,它的影响除了冲击此前的城市精品服装店,也开始波及到了批发端。一批传统批发市场商家与部分淘宝店主形成了相对稳定的供需关系。这批有现货供应能力、设计又赶得上消费者快速变化,甚至具有代发能力的批发市场商家,在淘宝店主群体的支撑下,逐步不再依赖批发市场的流量。一些商家搬出了批发市场,去了租金更便宜的写字楼或其他专为网店供货的服装城。商户的搬离又让一批传统批发市场恐慌不已。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