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谷歌内战史

谷歌全球大罢工于2018年11月11日在东京开始。

当地时间上午11点10分,100名员工走出谷歌办公室。13个小时后,该公司纽约总部的电梯里挤满了人,以至于员工们要走楼梯下楼,到街上抗议。作为抗议游行的一部分,在奥斯汀,谷歌员工为性侵犯受害者默哀了两分钟。在旧金山,数百名员工聚集在历史悠久的渡轮大厦对面,高呼“Time’s Up at Google”,并举着“工人的权利就是妇女的权利”、“免费食物≠安全空间”等标语。

谷歌内战史

全球50个城市的20000名谷歌员工参与谷歌大罢工

25小时后,悉尼的谷歌员工走出了办公室。至此,全球50个城市的20000名谷歌员工加入了罢工行动,抗议该公司对性骚扰问题的处理。

引发这场罢工的导火索是《纽约时报》刊登的一篇文章,报道称,谷歌向前高管安迪?鲁宾(Andy Rubin)支付了9000万美元的离职补偿,尽管谷歌认为他被指控性行为不端一事是可信的。(鲁宾在一份声明中表示,《纽约时报》的报道“对我的工作有诸多不准确之处”。)

一场微观的美国文化战争

科技行业的巨头之一爆发如此大规模的工人抗议活动,这在全世界是第一次,也是外人第一次看到谷歌员工如此感到愤怒和沮丧。

但在Googleplex内部,引燃罢工导火索的燃料已经收集了好几个月。员工与管理层之间的紧张关系一直在加剧,因为管理层被指控在秘密做出有争议的商业决策,边缘化员工群体,以及在公司内部平台上骚扰员工。2月份离开公司的工程师科林?麦克米伦(Colin McMillen)表示:“这是一场在微观层面展开的美国文化战争。

在许多观察人士看来,享有高薪和高福利的技术人员似乎没有什么可抱怨的。因此,听到来自硅谷巨头之一的员工们发出的抗议,他们感到惊讶。长期以来,这家公司一直崇拜精英主义和乌托邦式的技术未来主义。但在过去的几年里,该公司事实上的使命宣言——改变世界(并从中赚钱!)——作为一个技术破坏力倍增的例子,从选举干扰到社交媒体平台的毒性到隐私侵犯,已经成了一大问题。

没有人比参与创造技术的员工更接近科技增长的破坏力,也更接近它的道德困境。“人们开始说,‘我不想成为这件事的同谋,’”谷歌开放研究小组的负责人、罢工组织者之一梅雷迪思·惠特克(Meredith Whittaker)说。她认为,员工们正开始承担责任,她说:“目前几乎没有外部机构在抑制技术的力量。”

谷歌内战史

Illustration by Nicolas Ortega

随着所谓的“技术后冲”(Techlash,意指对大型科技巨头公司的批评与抵制)给整个行业蒙上了一层阴影,有组织的员工抵制正慢慢成为行业局势的一部分:在Amazon,员工要求该公司在应对气候变化方面采取更多行动;在微软,员工们说他们不想为战争目的开发技术;在Salesforce,员工游说管理层终止与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的合作。与此同时,在某种程度上,这个行业的所有公司都在努力应对“bro-gramming” 文化给女性和有色人种员工带来的不良影响。

但是,没有任何一家公司像谷歌这样,如此大声,如此公开,如此坚持。这对硅谷内部人士来说并不奇怪,他们表示,谷歌是专门为扩大员工的声音而设计的。

“新谷歌”已经背弃“旧谷歌”的理念

凭借“不作恶”的口号,谷歌在创造科技热潮乐观主义的过程中发挥了核心作用。斯坦福大学计算机科学荣誉退休教授Terry Winograd)说:“它非常有意识地树立了这种形象。这使他们更容易发生这种抗议。”

现年 46 岁的拉里·佩奇和 45 岁的联合创始人谢尔盖·布林有意创造了一种鼓励质疑权威和现状的文化,他们在2004年的IPO信中写道,谷歌不是一家传统公司,也不打算成为一家传统公司

一些员工表示,谷歌对“非传统公司”的承诺是存在质疑的。《财富》对32名现员工和前员工的采访揭示了“旧谷歌”“新谷歌”之间的界限。1998年,当佩奇和布林还是斯坦福大学的博士生时,这家公司在加州门洛帕克的一个车库起步。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